9.0

2022-08-30发布:

妖侍非天(卷一‧01)

精彩内容:

第一卷 我的身體裏住進個女鬼
                  
                               (一)

  農曆六月廿四清晨六點四十五分,武當之巅,天柱峰頂的金殿。

  魏猛靠著須彌座,一邊抽著煙,一邊不屑地看著魏寶德將線香高高地舉過頭
頂,跪在金殿緊閉的大門前。

  魏寶德是魏猛的爺爺,曾經是雙山縣遠近聞名的出馬弟子,雙山縣龍湖寺的
老和尚無論何時何地見到他,都會下跪施禮,問他爲什幺要這幺做,老和尚說魏
寶德前世受過佛蔭,百鬼回避,諸邪不侵。

  老和尚所以這幺說,是因爲在魏寶德的天靈蓋上,天生九個黃點,像極了和
尚的戒疤。

  有老和尚這幺個活廣告,魏寶德聲名遠播,生意好的不得了。

  但是自從老伴兒去世以後,魏寶德便收了「神通」不再幫人看香。

  魏猛一直堅信爺爺是「裝神弄鬼」,如果他老人家真有降妖捉鬼的本事,看
《午夜凶鈴》的時候,他就不會嚇得捂住眼睛慘叫連連。

  這世界到底有沒有鬼神?如果此刻問魏猛,他會毫不猶豫地告訴你,沒有!
鬼神都是扯犢子的玩意。

  但是四分鍾之後,魏猛不光看到了一個女鬼,而且這個女鬼還強行住進了他
的身體……

  魏猛,男,16歲,身高183cm,體重80kg,打籃球堪比喬丹,踢
足球超過羅納爾多,搏擊可以和李小龍大戰叁百回合(當然只是魏猛自诩),目
前處于初中畢業無高中接收的狀態。

  魏猛原本有機會進入省體校下屬的嶺東中學,可就在初中畢業典禮後的第叁
天,嶺東中學校長親自把收了半年的五萬塊錢退回,說今年上面要求,嚴格規範
招生流程,魏猛的文化課成績太差,不能被嶺東中學錄取。

  早就說好的事情突然變卦,魏猛的父親知道出了岔子,多方打聽之後趕回家
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狠狠揍了魏猛一頓:小兔崽子,泡妞就泡妞,誰讓你招惹奚
羽月的?

  奚羽月,女,16歲,京城來的轉校生,身高168,體重46kg,叁圍?
那是讓男人淌鼻血的叁組數字。

  奚羽月第一次出現在校園的甬路上,是初叁下學期剛開學的下午,魏猛帶領
著籃球隊剛剛獲得一場比賽的勝利。

  魏猛一直無法形容他第一次看到奚羽月的心情,那一天的天氣還冷,奚羽月
穿著厚厚的羽絨服,只有一節脖頸露在外面,僅僅這一節白皙,魏猛卻像看到了
維納斯的左臂,每一絲肌膚都散發著完美的光芒,讓他猶如身在冬日暖陽之下,
並且沈醉其中,無法自拔。

  就因爲在人群中看了那幺一眼,魏猛不顧一切地推開圍著他的啦啦隊女隊員,
跑到奚羽月的面前,進行了第一次表白:「美女,做我女朋友。」

  因爲是與陌生人的第一次見面,奚羽月對魏猛很客氣:「滾!」

  到目前爲止,這是奚羽月對魏猛說的唯一的一句話。

  此後的半學期裏,魏猛想盡一切辦法接近奚羽月,用各種方式表白,可結果
驚人的一致——在奚羽月眼中,他只是一團會呼吸的空氣。

  畢業典禮上,奚羽月作爲學生代表跳完一只獨舞後,魏猛在衆目睽睽之下跑
上了舞台,單膝跪地,雙手捧著一大束紅玫瑰,遞到奚羽月的面前。

  「真的是個奇迹,奚羽月,你每天晚上都會出現在我夢裏,不要笑我傻子,
我說的都心裏的秘密!不論天涯海角,不管春夏秋冬,請相信我,我一定會把你
帶在自己的身邊,不論走到哪,你都將是我一輩子最重的行囊。左思右想,只有
你對我最好,你不要我,誰要呢?」

  伴隨著學生此起彼伏的起哄聲,校長摘下眼鏡搖了搖頭:這個臭小子,什幺
時候才明白癞蛤蟆吃不到天鵝肉。

  奚羽月落落大方地謝幕離開,從始至終都沒看魏猛一眼。

  「叁十四次,魏猛第叁十四次向奚羽月表白,失敗。」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嗓
子。

  魏猛把玫瑰花高高舉起,就像舉著獎盃,對著人群高喊:「失敗是成功的親
娘。不經曆風雨怎幺見彩虹。」

  那樣子好像奚羽月答應了他的表白一般。

  莫名其妙挨了打,緊接著又被父母關在家裏禁止出門,魏猛一直不知道自己
做錯了什幺,上次和小混混打架進了派出所,父親也只是罵了他幾句,沒動他一
個手指頭。

  直到魏寶德到來,魏猛才從父母和爺爺的談話中得知,因爲他得罪了很厲害
的人物,全市十四所高中,沒有一所願意接收他。

  而這個厲害的人物,好像和奚羽月有關係。

  「這不能怪我孫子,年初我就說了,今年他犯邪祟,沒事沒事,我正好報個
旅遊團去武當山,讓他跟我一起去,給真武大帝上柱香,一切就會否極泰來。」
魏寶德晃著锃光瓦亮的光頭滿不在乎地說道。

  當魏猛興高采烈地跟著爺爺感到旅行團集合地,看著周圍一片白髮蒼蒼,魏
猛才知道,魏寶德報的是老年旅遊團,他不光不能肆意遊玩,還要時不時地扶著
老奶奶過馬路。

  「魏猛,快過來給大帝上柱香。」魏寶德把叁支線香遞給魏猛。

  「燒頭香的人有福,燒頭香的人有福。」也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了個白髮老
道,披散著頭髮光著腳,穿著破爛的道服,拿著把破掃把站在金殿門口,輕輕推
開了金殿的大門。

  「老道,那個神像尿褲子了。」魏猛指著金殿裏的真武大帝神像說道。

  「不許胡說。」魏寶德擡手要教訓魏猛,可他順著魏猛的手看清了金殿裏的
情況,舉起的手生生停在空中。

  金殿內的真武大帝全身濕漉漉的,水珠淋漓,如人汗流浃背。

  「大帝顯聖了,大帝顯聖了。」老道叫喊兩聲,對著真武大帝的神像匍匐于
地,極盡恭敬。

  魏寶德只覺得雙膝一軟,對著神像也跪下,他還不忘拉著魏猛,想讓他也一
起跪下。

  魏猛掙脫了,他不想讓褲子沾滿地上的雨水,他更覺得跪拜一個假人是一件
很愚昧的事情。

  「快給大帝跪下!舉頭叁尺有神明,大帝可是得罪不得。」魏寶德厲聲喝道。

  「真武大帝算個屁。」魏猛隨口說道。

  「天殺的貨呦,天殺的貨呦!」老道從地上爬起來操起破掃把,對著魏猛爺
孫倆的腳下一頓亂掃,明著掃地,實則趕人。

  就在此時,金殿四周突然出現一個個盆大的火球,在金殿旁來回滾動,耀眼
奪目。火球相互碰撞之時,發出天崩地裂的巨響。

  魏寶德嚇地「媽呀」叫了聲,跌坐在地上,魏猛則一個箭步,跳進了金殿之
內。

  「天殺的貨呦,天殺的貨呦!」老道抱著破掃把跳進金殿,把魏猛撲倒在地。

  魏猛想把老道推開,可老道的道服實在是太破了,好像紙糊的一樣,魏猛的
手竟然穿過了衣服,碰到了老道的身體。

  道服下的老道居然是真空,魏猛就感到他的兩只手摸在羊脂暖玉上,溫潤滑
膩。

  一個破老道,居然有嬰兒一般的肌膚?魏猛一時間竟然忘記他要做什幺了,
兩只手在老道身上亂摸,來確定他的感覺沒有錯。

  「天殺的貨呦,天殺的貨呦!」老道擡手抽了魏猛一記耳光,要再打時,魏
猛慌忙抓住了他的手。

  那只手不大,玉筍蔥白,握起來宛若無骨,被魏猛抓住後不甘心地想掙脫。

  真武大帝面前的長明燈燈花劈裏啪啦地閃了一下,與此同時,一道道雷電劃
破長空,如利劍直劈金殿,刹那間,金殿金光萬道,直射九霄。一道幽藍的長箭
出現在金光之中,朝著老道的後心射去。

  魏猛慌忙抱住老道,身體也順勢打了幾個滾,躲過那枝長箭的同時,把老道
也壓在了身下。

  「你……」一個嬌喝傳來。

  魏猛低頭一下,在他身下的,哪裏是個老道,分明是個小姑娘。小姑娘滿臉
怒容,杏眼圓睜,正惡狠狠地瞪著他。

  「我靠。」魏猛手忙腳亂地想從地上,或者說是小姑娘的身上爬起來,他完
全不明白,剛才還是個破老道,怎幺就變成個小姑娘呢,難道是魔術「大變活人」?

  起身的時候,魏猛的大手無意中在小姑娘的道服上蹭了一下,本就破了道服
就像四月裏蒲公英飛絮,在金殿的金光中飛舞。

  頃刻間,道服只剩下星星斑斑留在小姑娘的身上,根本蓋不住小姑娘那白皙
香嫩的胴體。

  魏猛剛剛爬起一半的身體僵住了。

  小姑娘大約十二叁歲的模樣,每一寸肌膚都散發著青澀的氣息,最大的特點
就是白,不光肌膚白的如雪,連頭髮和眉毛也像被霜打過。

  差的只是胸口兩個凸起的粉紅,和小腹下面半個巴掌大的淡黑。

  兩顆桃花欲吐蕊,一抹嫩草初入春。

  魏猛只感到兩個鼻孔熱騰騰潮忽忽,幾顆殷紅的液體滴在小姑娘的身上,在
白皙的肌膚上,格外刺眼。

  「轟!」金殿內響起一聲驚雷。

  幽藍的長箭悄然出現在魏猛的背後,就在驚雷響起的一刻,穿過魏猛的後,
刺入了小姑娘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