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0发布:

梦幻香江同人——王祖贤的初体验

精彩内容:

   1

  到了房間,康劍飛迫不及待解開王祖賢得腰帶,雙手一分,將外衣自細滑的
肩頭滑落,露出粉色的胸罩和粉嫩的香肩,飽滿的胸部使肚兜隆起曲線明顯,運
勁扯掉胸罩、撕開內褲,王祖賢標致的玲珑身段,一絲不挂的呈現在康劍飛面前。

  赤裸裸的玉體,結實而玲珑的玉乳在胸前起伏不定,像極了黎山的特産──
水蜜桃。

  那潔白而透紅的肌膚,無一點瑕疵可棄,就像是一個上好的玉,玲珑剔透。

  小巧而菱角分明的紅唇,直張開著,像是呼救似的,令人想立刻咬上一口。

  光潔柔嫩的脖子,平滑細嫩的小腹,渾圓修長的大腿,豐挺的肥臀,凹凸分
明高佻勻稱的身材,以及那令人遐想的叁角地帶,更是神秘的像是深山中的幽谷,
未有人迹開發過似的。

  又黑又濃又細又柔的陰毛,罩住了整個陰戶。

  那兩片陰唇豐潤圓厚,紅通通的,十分可愛。

  而陰唇內的那道肉縫,亮晶晶的、一閃一閃的,煞是好看,赤裸的胴體上,
豔麗無雙的姿色,堅挺柔嫩的雙峰,晶瑩剔透的皮膚,渾圓雪白的臀部,神秘的
叁角花園在燈光之下一覽無遺。

  王祖賢此時覺得萬分屈辱,自己美麗的胴體正被一個陌生男人每一寸的欣賞,
這是驕傲的她從沒遇過的事。但可悲的現實讓她不得不屈服。

  康劍飛看得眼睛噴火,欲火頓時大發,瘋狂的撲向她,摟住她那曲線玲珑的
嬌軀,吸吮著她那鮮紅的奶頭,右手則不斷地在她那神秘的幽谷來回撫摸著。康
劍飛的雙手不再客氣,從王祖賢的腳趾摸向小腿,再停留在雪白柔嫩的大腿,順
著臀部滑向腰腹,最後雙手摸著粉頸向下遊動停留在一對堅挺的玉峰上。

  王祖賢只覺得身體一陣陣的趐麻,由身體傳來從沒給過的快感,但她強忍著,
不做出反應。

  康劍飛高超的前戲技巧撫摸都摸了一會,見王祖賢雙眼緊閉、毫無反應,漸
覺有些沒趣,便開始親吻王祖賢的櫻唇,把舌頭伸進王祖賢口中攪拌王祖賢濕滑
的舌頭,一只手毫不憐惜的揉捏王祖賢的乳房,王祖賢無力抗拒,只能任由他擺
布。

  康劍飛捏夠了仙女般的王祖賢令人愛不釋手的胸部後,猛地將她的雙腿拉開。
拉開的雙腳完全暴露了王祖賢的私處,濃密而柔軟的陰毛,覆蓋不住微開的花瓣,
王祖賢極端細,成熟的雪白肌膚,如脂般柔嫩堪稱世上少有,而大大張開的大腿
根部,覆蓋著陰毛的叁角地帶柔軟的隆起,其下和乳頭一樣略帶淡紅色的陰蒂緊
緊的閉著小口。

  康劍飛用兩只手指撥開王祖賢貞潔的花瓣,大拇指按住她毫無抵抗能力的陰
蒂,手指開始快速震動;王祖賢身體受此強烈刺激,不禁本能的一陣顫栗,康劍
飛的手指開始在陰蒂上顫動,湊下嘴去,靈活的舌尖在王祖賢花瓣縫上不斷遊移。
康劍飛的口交非常仔細,並不是不顧一切的在那個部位上亂舔。開始時,以似有
若無的微妙動作舔舐,等到逐漸加強,發現那是王祖賢的敏感帶時,就執意的停
留在那,這樣的舔法,使沒有性欲的女人也會産生性欲。

  王祖賢身體既無異常之處,對男女之事亦沒有經驗,自然沒多久就被弄得完
全情不自禁。她口中雖未發出聲音,但開始不由自主的擺頭,雪白的肚皮不停的
起伏。

  看到王祖賢的反應,康劍飛感到十分歡喜,更得意的用舌尖壓迫她的陰核,
不停扭動、撥弄。身下的女體忍不住像抽筋一樣,豐滿的臀部産生痙攣。康劍飛
的嘴就壓在她的陰道吸吮,時時發出「啾啾」的淫蕩聲音。

  康劍飛擡起頭道:「嘿嘿,聽到了嗎?你上面的嘴就算不允,下面的嘴倒似
蠻歡迎我的。」

  王祖賢羞得滿面通紅,只能以盡力抗拒康劍飛的挑逗來回應。

  挑逗持續良久,女子的身體是誠實的,無法動彈的王祖賢,陰部完全暴露在
康劍飛充滿技巧的舌頭下,一陣陣單純質的從未有過的快意沖向腦袋;她就算能
勉力忍耐嘴裏不出聲音,又怎能控制自己身體毫無生理反應?

  康劍飛對王祖賢的陰蒂挑逗持續良久,她股間說不出的快感也愈來愈強;漸
漸的就連她自己都能感覺到體液正順著自己大腿流下。

  康劍飛吐出一口大氣,連呼痛快,繼續徹底的玩著身下美女充血漲大的陰核。
這時候王祖賢濕潤的陰道口已經完全大開;康劍飛順勢把粗大的舌頭卷起插進裏
面。如同陽具插入時的快感突然産生,王祖賢不禁發出「啊」的一聲,在這剎那
有了昏迷的感覺,雙腿酸軟無力,只好努力將精神集中在大腿之間抗拒,勉強使
自己不要昏厥過去。

  康劍飛繼續的用粗糙的舌頭深深的攻擊王祖賢的陰道,當王祖賢下身的入口
更加擴大和濕潤時,康劍飛用靈活的食指和中指深深插入王祖賢的花瓣。只見王
祖賢不停地扭動她的臀部,上身如發情的母狗一般翹起,散亂的烏黑秀發猛烈的
在空中飛舞,然後落在雪白的肩上,連自己都感覺的出陰道在夾緊進入裏面的手
指。

  康劍飛的兩根手指如交換活動般地挖弄,而且還加上抽插的動作。向外拔時,
王祖賢下身鮮紅色的花瓣跟著翻出來,伴隨著大量體液。康劍飛的拇指在陰道外
面不停地按摩陰核,王祖賢雙眼緊閉,腳趾蜷曲。

  很快的,王祖賢陰道裏的收縮就變成了整個臀部的痙攣,臀肉不停地顫抖,
流出來的透明體液在嫩白的大腿上形成一條水路流下,淋濕身下的地面。流出來
的淫水從大腿流下去,被康劍飛吸到嘴裏吞,就是連王祖賢本身都能感覺出來。

  康劍飛忽然想到一個侮辱王祖賢的辦法,他拿來一個杯子接在王祖賢陰道口,
然後更賣力地挑逗著,淫水不斷地流出,很快流滿了杯子。康劍飛端到王祖賢嘴
邊,撐開她的嘴,將淫水灌進嘴裏,王祖賢無法拒絕,只得流著淚水吞下自己的
淫液。

  康劍飛狂笑著欣賞著這一鏡頭,將自己的嘴伸到王祖賢那迷人的小嘴裏,吸
吮著尚未、完全咽下的淫水,邊吸邊說:「沒想到你兩只嘴都流淫水,著實功夫
出衆啊!」

  王祖賢羞的滿臉通紅,康劍飛卻不放過,緊接著問道:「自己的淫水好喝吧,
什幺味道?」

  康劍飛說:「那你快告訴我,什幺味道。是不是很香啊?」

  王祖賢無奈地點一點頭,康劍飛卻說:「點頭不行,說!」

  王祖賢只好喃喃地說:「香,香。」

  現在康劍飛已站在王祖賢的面前,他望著王祖賢那曲線玲珑的白嫩可愛的嬌
軀,竟不自覺的流出了數滴精液。康劍飛的陰莖還在繼續膨,直至膨脹到令人難
以置信的程度。

  康劍飛很快便跪了下來,然後俯伏到王祖賢的粉嫩的嬌軀,右手抱著她的纖
腰,左手摟著她的粉頸,嘴唇壓在她那濕潮而微微分開的二片櫻唇上,瘋狂的吻
著、舐著,並輕輕地嚼著她的香舌,吮吸她的口水。

  同時用胸磨擦她的兩個個高聳的乳房,兩條腿不斷的伸縮、蠕動,他的身體
緊緊的壓著王祖賢那軟滑白嫩的嬌軀,並用兩只腳去磨擦她那兩只玲珑的小腳,
越吻摟得越緊,一邊吻著她的小嘴,一邊用腿磨擦她那白嫩滾圓的小腿,用陰莖
磨擦她那光滑柔軟的小腹與陰戶四周,然後再用手揉擦她的乳峰。

  王祖賢最初抵抗著,她的身體扭動著,兩個人互相緊緊的摟抱著,在那黑色
的地毯上滾來滾去。過了一會,康劍飛又用兩只手抓住她的二只奶子,輕輕的摸
弄、揉擦,接著又將頭伸到王祖賢的兩條大腿跟中間,去吻吮她的陰戶、舐弄她
的大陰唇,小陰唇齧吻她她的陰核,並用舌吮吸她的陰道。

  王祖賢的陰道被吮吸得淫水直流,她仰臥著的嬌軀,像癱瘓了一樣,一動也
不動,她的身體熱得可怕,臉兒紅紅的,不斷地嬌喘著,並不時地發出快感的呻
吟聲。王祖賢現在雖然心裏仍還有些害怕,但快樂與舒服的感覺,已使她的神經
松弛了許多,她舒服得閉上了眼睛。

  康劍飛對擺在他面前的豐盛甘美食餌已經作了初步的嘗試,現在他站起來了,
用手抓住自己那其大無比的陰莖,作了個準備的姿勢,抓住王祖賢的兩條粉腿,
向左右分開著,康劍飛又跪了下來下,用手握著自己的巨大陰莖,開始在王祖賢
的兩條白嫩的大腿跟中間的陰戶周圍磨擦。

  一種像觸了電似的感覺,立刻湧上王祖賢的全身,她的淫水像決了堤的小河
一樣,從陰戶中猛烈湧出著。康劍飛首先令王祖賢仰臥在地上,使她雙腿擡高,
王祖賢的陰戶暴露出來,以方便進行其強奸獸行。

  康劍飛雙手握著王祖賢兩邊腳腕,把她雙腿強行拉開後,便站在她兩腿中間,
然後伏在王祖賢身上,王祖賢下體早已濕滑,因此他很容易便把陰莖插入王祖賢
的陰道。

  康劍飛將自己那粗大的陰莖頭部塞進了王祖賢那個微微顫抖的濕淋淋的肉縫
裏,像王祖賢這樣微小的陰戶,竟然能吞得進像小孩拳頭那幺大的陰莖的龜頭,
但事實上確已進去了。

  康劍飛並沒有把陰莖完全插入王祖賢的陰道,他只用技巧的手法,玩弄著她
那一對小巧飽滿的乳峰,及揉擦她的陰唇。這樣玩弄了一回之後,才開始慢慢
「吱!吱!」的往王祖賢的陰道裏插下。

  王祖賢感覺好象是在往她陰道裏塞進—很紅熱的鐵棒,又痛又癢,說不出是
舒服還是痛苦,漸漸地,她周身的血液開始沸騰起來,甚至感覺有些眩暈。慢慢
那根粗大的陰莖在王祖賢張著口的陰道裏停止了前進,她那像櫻桃似的小嘴微微
的張著,臉上顯出了一種快樂舒暢的樣子。

  停了一會,康劍飛又再繼續往裏插了,王祖賢這時感覺那個龜頭已頂到了她
的花心,然而康劍飛仍還在繼續往裏頂,最後終于塞進了將近十寸。

  王祖賢忽然感到下體像是給一枝粗大火熱的鐵棒插進體內,並感到下體一陣
刺痛,知道已失去了寶貴貞操,兩行清淚不由流下,殘酷的現實再一次狠狠地撞
擊在了她的心頭。

  下身的脹痛讓她比不自禁地扭動身體掙紮,但康劍飛力大無比,加上其陽具
又早已深入王祖賢體內,她的掙紮不但未能擺脫對方的侵犯,其動作反而幫助刺
激著康劍飛的性器官,使他更覺興奮。

  康劍飛把陰莖插入了王祖賢的陰道後,雙臂將她兩邊大腿牢牢地鉗在腋下,
腰部做著抽送動作,並把陽具不斷大力地進出王祖賢的下體。他非常粗暴地做著
抽送動作,可憐王祖賢本屬處子之身,私處未嘗爲他人所開拓,陰道狹小,內壁
嬌嫩,如今突然遭粗壯硬物侵入,不單處女膜給弄破,更由于康劍飛的陽具與陰
道內壁劇烈摩擦,使她陰道內壁受到嚴重傷害。

  康劍飛猛烈的動作雖然偶爾帶給她性交時所産生的快感,卻掩蓋不了陰道受
傷所産生的陣陣疼痛,王祖賢不禁再一次流下淚水。康劍飛這時酒勁上頭,可沒
有因而産生憐香惜玉之心,反而覺得占有了一名純潔少女,心中充滿了成功感,
便更加倍猛力抽插她下體。

  經過一番快慰交歡和痛苦折磨後,王祖賢感覺到對方全身抽搐,然後是康劍
飛達至高潮時從喉頭所發出的呻吟聲,而他的陰莖則同時在王祖賢陰道內噴射出
精液。

  大量火熱的精液很快便灌滿王祖賢下體,多余的便從陰莖和陰道口間的縫隙
流出。—陣高度的快感湧上王祖賢的心房,她舒服得兩條小腿亂伸,兩只玉臂像
長春藤似的纏著康劍飛的身子,她從來也沒有嘗受過這種快樂。

  當康劍飛離開王祖賢的身體後,王祖賢感到他的手指又開始撫摸著她的陰唇,
王祖賢只覺得陰唇熱烘烘的,中間的那條縫正流著黏黏的淫水,睜眼一看,卻是
康劍飛正伸出中指,順著淫水慢慢的往裏面插,只覺得裏面暖和異常。

  康劍飛輕輕地用手指在她的陰戶壁摳弄著,隨著他手指的百般揉弄下,她的
嘴裏不時發出聲音。王祖賢此時感覺全身發熱,這時經過前番的折騰,她已經有
些適應,下身逐漸産生一陣陣快感並喜悅向著身體各部的每一個細胞裏散發,直
到她覺得自己的整個身體好象都在火焰裏焚燒一樣時,「撲」地一聲,康劍飛的
粗大陰莖,又一次全部插在她的陰道裏。

  腫脹的兩片陰唇已翕張成平扁的形狀,陰道緊窄得將陰莖包裹得文風不透,
康劍飛感覺到好似一只大腳穿上了一雙緊窄的新鞋一樣,他開始漸漸的抽插起來。
每向外一抽,必將陰莖抽拔到陰戶洞口,然後沈身向內一插,又插撞到她的陰戶
深處的花心上,直插得王祖賢陰戶內淫水直流,發出一連串的「噗哧!」之聲。

  王祖賢的陰部周圍,及兩個人的大腿跟部份已都被淫水濕遍,王祖賢舒服得
全身發生了痙攣,嘴裏「喔!喔!」的呻吟著,她知道自己快要丟精了。

  每當康劍飛的大家夥往裏插時,她都本能地擡起了粉臀往上一聳,並且收縮
一下陰道內的壁肉,將龜頭用力的挾一下,插得越深,她越感覺舒服,她真希望
康劍飛能夠連睪丸也一起塞進去。

  康劍飛在經過一陣輕抽慢送之後,突然漸漸加快起來,挺動著大家夥,越搗
越快,搗得王祖賢不停的扭動著自己那圓肥白嫩的粉臀迎湊著,兩個人緊緊的摟
抱著在地毯上翻來滾去的轉動。

  康劍飛一面猛烈的抽插著王祖賢的陰道,一面低下頭去,將嘴唇壓在她的櫻
唇上,瘋狂的吮吻她那微微濕潤的兩片櫻唇,並咬她的香舌,看他那猴急的樣子,
真好象恨不得把她吞下肚去。

  這樣一直狂吻猛插了一個多小時,那種緊張熱烈的情景,真像一場激烈的戰
鬥。現在王祖賢的粉嫩的嬌軀上的每一個部份都熱得可怕,她似乎已被抽插得到
了欲仙欲死的境界,她自已也已記不清她究竟已丟了多少次的精,但她還未感到
滿足,她希望並